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 首頁>>文化旅游>>人文歷史>>正文
牢記歷史奮勇前行
2017-02-27 14:47 作者:傅仕敏  來源:云南日報   (點擊數)

 

“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條公路同一個民族的命運如此息息相關的了”

牢記歷史奮勇前行

——建議為滇緬公路的筑路英雄們樹碑立傳

 

 

 

 

沿線男女老少鋤挖肩挑修筑滇緬公路

 

19387月繪制的滇緬公路路線圖云南省檔案館提供

 

 

 

瑞麗市畹町南僑機工紀念館內的修筑滇緬公路雕塑耿嘉

 

昆明市西山區眠山滇緬大道上的滇緬公路紀念雕塑李秋明

 

 

 

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和中國人民的抗日戰爭中發揮過重要作用的滇緬公路永載史冊,全世界都記住了這條用血肉筑成的抗戰大動脈。但是,隨著歲月流逝,許多歷史細節漸漸被時光掩埋,還有多少人記得修筑這條抗戰血線的人們呢?滇緬公路是不能忘記的,但同時更要記住那些修筑這條“抗戰生命線”的英雄們。著名新聞記者、作家蕭乾曾這樣評價滇緬公路:“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條公路同一個民族的命運如此息息相關的了。”那些修筑滇緬公路的云南各族民眾,被蕭乾贊譽為拯救中華民族于危難的救苦救難“羅漢”。

1939年,蕭乾經過3個月的采訪,寫出了《血肉筑成的滇緬公路》,在《大公報》上發表。這篇國內新聞特寫中的扛鼎之作,被認為是云南各族人民支援抗日戰爭的史詩。他在文中把修筑滇緬公路的云南各族民眾比喻為羅漢堂中的“羅漢”:“密如螞蟻的筑路羅漢們,小辮、禿頂、草笠、包巾,捧著水煙筒的,盤腿捉虱的,老到七八十,小到六七歲,沒牙的老媼,花褲腳的閨女,小羅漢赤了小腳板滴著汗粒,吃力地抱了只簸箕往國防大道上添土……”他寫一位打炮眼的民工,每天都多打一個炮眼,因為一次意外,這位民工與送炸藥的妻子及腹中的胎兒,一同遇難。按規定,每天打6個炮眼,這規定外的一個炮眼,沒有酬勞,甚至沒有人知道他多打了一個炮眼,“這是一個純樸的滇西農民,基于對祖國的赤誠而捧出的一份貢獻。”

牢記歷史,是為了更好的走向未來。在新的發展時期,我們要永遠記住滇緬公路,記住那些舍生忘死修筑這條“抗戰生命線”的英雄們。因此,完全有必要將滇緬公路目前保存尚為完好的經典路段,開辟成為供后人和世界各地的人們憑吊歷史、緬懷英烈、感受當年鐵血流火壯烈歲月的體驗區,并建立相應的紀念設施,特別應該修建一座滇緬公路筑路“羅漢”群雕園,讓這條曾經在歷史上發揮過偉大作用的公路及其創建它的英雄們,成為中華民族永久的紀念。其理由是:

滇緬公路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全民抗戰,全面抗戰”的光輝體現。中國共產黨提出并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是偉大抗日戰爭的靈魂,是奪取抗戰勝利的核心和基本保證。這條正確路線一經同廣大軍民結合,就產生出無窮無盡的巨大力量,就創造出難以想像的人間奇跡。滇緬公路中國段近千公里,新開筑的547公里全在橫斷山脈的崇山峻嶺之中,必須翻越5座陡峭的高山,跨過奔騰洶涌的6條大江,絕大多數都是人跡罕至的地方,地勢之險峻,江河之險惡,瘴癘之肆虐,讓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就在這樣荒無人煙的絕地險境,在沒有任何工程機械的情況下,云南20多個少數民族的20多萬以老弱婦孺為主所組成的筑路大軍,上至官紳土司,下至庶民百姓,萬眾一心在9個月的時間里,靠雙手摳出了一條外國專家斷言不可能在短時期內修筑起來的公路。滇緬公路修通的消息傳到華盛頓,羅斯福總統不敢相信,認為在險峻的地理環境中,全憑人力在這樣短的時間內修筑起這樣一條公路,簡直是神話。于是,他指令美國駐華大使詹森必須全程走完剛修通的滇緬公路,再回華盛頓復命。詹森走完了滇緬公路,如實作了匯報。羅斯福總統大為感動,盛贊云南人民創造出來的人間奇跡,可與修通巴拿馬運河媲美。試問:在整個抗日戰爭乃至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如此大規模的民眾傾其全力,義無反顧地投身于抗戰的大動脈的修建,這難道還不是中國人民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全民抗戰,全面抗戰”最為生動的光輝體現嗎?

滇緬公路是云南各族人民為抗日戰爭所作出的偉大貢獻。滇緬公路是拯救中國抗日戰爭的生命線,也是拯救中華民族的生命線。蕭乾當年冒著生命危險采訪滇緬公路后,十分感慨地說:“當沿海半壁山河淪陷之后,敵人以為這下可以掐斷我們的咽喉。那時,滇緬公路就是我國對外聯絡的唯一通道。滇緬公路不僅僅是一條公路,它是咱們的命根子。”這條世界上找不到第二的“咱們的命根子”,正是云南各族人民對抗日戰爭所作出的偉大貢獻,是基于對中華民族的一份最為赤誠和質樸的感情而作出的最為圣潔的奉獻。蕭乾這樣贊頌那些修筑滇緬公路的“羅漢”們:“他們才是抗日戰爭的脊梁骨,歷史的棟梁”。滇緬公路國內段全長將近1000公里,要修筑370多座橋梁,有140多萬方石砌工程,必須開挖填埋4000萬的土方工程,沒有工程機械,全靠20多萬老弱婦孺筑路民工自帶工具,自備口糧,憑著一份對民族的純潔、樸素的赤誠,完全用手摳肩扛地開挖、鋪土、鋪石,也鋪血肉,硬是用血肉鋪出了一條滇緬公路。在這條血肉筑成的滇緬公路上,曾經發生了許多感人至深、可歌可泣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飽含著這些“羅漢”們的英雄氣概和犧牲精神,都體現出中華民族艱苦卓絕、顧全大局、寧死不屈的精神。這些居功至偉的千千萬萬的“羅漢”所奉獻的,已經不僅僅是一條“命根子”公路,還有一份對中華民族寶貴精神的升華。這些可敬可愛可歌可泣的“羅漢”們,難道不值得為他們樹碑立傳嗎?

滇緬公路是滇西(緬北)抗戰的根由。從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滇西緬北這場戰爭,始終與滇緬公路息息相關。今天,與滇西抗戰相關的中國遠征軍、南僑機工、駝峰航線、飛虎隊,都已經修建了不少的紀念碑和紀念館,但是,為紀念滇緬公路尤其是20多萬筑路“羅漢”而修建的設施,還幾近于無。因此,有必要為英雄的云南各族“羅漢”們樹碑立傳。

滇緬公路及筑路“羅漢”們的紀念設施,應該修建在保存完好的經典路段上,并使之具有傳世意義。滇緬公路因為320國道以及后來的杭瑞高速相繼開通后,其運輸功能早已被取代,并且年久失修,許多路段已經面目全非。目前,保存相對完好的只有施甸縣境內從707公里至惠通橋段。這一路段應該是全線地勢最為險峻、工程最為艱巨、當年氣候和環境最為惡劣、修筑時犧牲最大、后來事故死人最多的地段。蕭乾在《血肉筑成的滇緬公路》中曾寫道:“如果有人要為滇緬公路建一座萬人冢,不必遲疑,它應該建在惠通橋畔。”同時,這一路段又是當年中國軍隊與入侵日軍形成隔江對峙局面的前沿,一些江防工事保存尚為完整,又與松山戰場遺址隔江相望。在這一經典路段修建滇緬公路及筑路“羅漢”紀念設施,選址最為合理,也將具有很高的體驗和傳世價值。

滇緬公路凝聚著深厚的抗戰歷史文化和民族記憶,為滇緬公路樹碑立傳,對我們的文化建設和文化自信,都有重要的價值和作用,全社會應該高度關注,合力推動。當年蕭乾曾寫道:“有一天你旅行也許要經過這條血肉筑成的公路。你剝橘子糖果,你對美景吭歌,你可也別忘記聽聽車輪下面咯吱吱的聲響。那是為這條公路捐軀者的白骨,是構成歷史不可少的原料。”如何理解蕭乾所說的“構成歷史的原料”?這就是:“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這,正是我們不能忘記的歷史。

(作者系云南省滇西抗戰歷史文化研究會會長)       

 

 

    
上一條:如果第二次去壹坤窯
下一條:云南省施甸縣:善洲故里 水墨施甸
關閉窗口
QQ空間 騰訊微博 人人網 新浪微博 網易微博
网球吧